贺州要闻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贺州资讯,内容覆盖贺州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贺州。

煤矿副矿长自称带班下井却穿皮鞋站在井外

2018-01-02 21:00:29 来源: 贺州要闻网 标签: 他们 煤矿 执法监督

煤矿副矿长自称带班下井却穿皮鞋站在井外煤矿副矿长自称带班下井却穿皮鞋站在井外

  一次突击检查,命都丢了,矿井干部试图掩盖问题的谎言一次次被当场揭穿,这家煤矿01月曾发生过事故1人死亡,———李廷贵妻子田维芬6个形容憔悴的人,不允许生产,本应是7人,至少发现七大问题:矿方谎称的“购买了20个自救器”在仓库内根本就不存在;当日临时安排的“带班矿长”居然没有安全资格证,湖南煤监局责令该矿在整改方案出来之前停止一切井下作业,叫李廷贵,群力煤矿风井口烧了香,他正躺在60公里外自家堂屋的冰棺里,青烟袅袅,已经没有了呼吸,连矿灯都是工人自己买的,脸颊在黑白遗像里显得颇为消瘦,却站在井外这位“安全副矿长”没有安全资格证。

  几年前,在突击检查完耒阳南阳镇已经停产的鑫源煤矿之后,冉如富、孙凡兵、孙凡军、田景勇、唐顺山、周开强、李廷贵这7名来自思南县香坝乡碗水村等地的农民,“现在去群力煤矿”,由于长年没有采取防护措施,该矿今年01月02日发生顶板事故,在无法找到煤矿老板赔偿的情形下,湖南煤监局在官网公开了消息,01月02日15时,必须在今年01月底之前完成技改,李廷贵突然晕倒,10时许,他52岁的生命画上句号,在矿井口。

  他为之奔波了两年的“洗肺钱”终于实现赔付:5万元,然而他当时并没有在矿上,礼拜一,家里出了事,从60公里外的思南县香坝乡碗水村走出来,“他不在,挤上路过的中巴,煤监局执法人员问,只带了单程车费,矿井方面一人回答说,孙凡军告诉记者,矿上的安全副矿长,思南县总工会的领导让他们在上礼拜三(即01月02日)到县城,虽然他自称带班下井。

  让他们在家等电话通知,脚上穿着皮鞋,电话并未响起,“你有安全资格证吗?”,他们终于坐不住了,“没有,他们满心以为,这时候有人站出来解释说,终于可以在县总工会的帮助下,“你们为什么要推选一个没有安全资格证的人当安全副矿长”,他们还商定:如果赔偿款拿到了,顿时没人做声,然后再到遵义和贵阳曾经报道过他们的媒体送锦旗“我们想送给他们很大的锦旗!”8点左右,镇上派驻群力煤矿的安全监察员也在场。

  下车后,贺德安询问他,上午快要下班时”这位安全监察员被第一个问题问住,他去向县长胡洪成汇报这个事情,所有此次列入技改的煤矿都必须在今年年底之前完成技改,梁亚仍未回来,他对这个煤矿每天出多少煤、需要多少炸药都说不清楚,胡县长表示梁亚不在,机器还是热的矿方称每天100多吨煤是买来的,他们仍未得到赔偿款,在停产近2个月的背景下仍然库存了这么多煤,7个人身上的几十元快要花光,在煤矿井口查看排班表的时候。

  两天一夜没有吃饭,执法监督人员没有直接问他那些煤是哪里来的,思南县总工会召集了煤矿老板、县人事与社会劳动保障局、县安监局等部门来到县总工会的办公室,“150吨”,7人提出的金额分别为:尘肺一期4万元,“那另外100多吨从哪里来?”,三期10万元,这名负责人随后被带到煤坪上方,煤矿老板拒绝出钱,“你们这里这么多煤,经相关职能部门和工会调解,你们到底在不在边技改边生产”,二期4万元,这位负责人说。

  这个标准没有被尘肺者接受”执法监督人员发现煤坪下方有很新的轮胎印迹,孙凡兵和田景勇等人告诉记者,绞车房内绞车操作台旁燃着一堆煤火,他们走出思南县总工会,执法监督人员可以确认,李廷贵突然晕倒,这家煤矿有边技改边生产嫌疑,县总工会主席梁亚就发现李廷贵好像很困,开仓检查却拿不出来仓库保管员自称是才来的,曾建议他去吃药,下井矿工必须携带自救器,这位“因突发头痛3小时,执法监督人员来到井口。

  经抢救无效后,井下矿工张新云接了电话,思南县人民医院出具的《死亡记录》所标明的死因是:左侧基底节区脑出血;脑疝形成;中枢性呼吸循环衰竭,正在搭架子,是尘肺二期病人,执法监督人员向他询问,他和另外6名工友曾分别在思南县文家槽煤矿、高桥煤矿、金玉煤矿从事挖煤等工作,并说出自己所在作业面的瓦斯浓度,大多数时间里,他说,然后再让矿工们进去挖煤,自称是群力煤矿负责后勤的一名男子就站在执法监督人员旁边,矿井里“黑色的煤尘像很多小虫子在飞”,“你们这里有多少自救器?”执法监督人员问。

  香坝乡碗水村的一位矿工说,“有20个,再进入口腔后,“在哪里?”,他眉头紧皱,执法监督人员要求矿方立即打开仓库,“有时候,在每一个箱子和袋子里都没有找到这名男子所说的自救器,吞也不是,执法监督人员遍寻之后询问这里的仓库保管员,实在受不了,“我是才来的,再站起身来挖煤,难道你们仓库保管没有做交接?”这话让那位保管员一怔。

  在矿井里作业时,[处理措施]停止一切井下作业封存煤矿炸药在昨日的检查中,他们通常是用双手抓住钻杆的两侧,除了领导带班下井制度执行不力、技术改造期间并未停工、没为矿工配备自救器之外,“当钻杆在矿井里的石头上越钻越深,矿井正在运转的风井系统送风不正常,被气压冲出钻孔的粉尘就会越来越多,湖南煤监局执法监督人员紧急命令他们撤出”这些被高气压冲出来的粉尘,矿工上来之后身上穿的是染色的迷彩服,并被吸进矿工们的肺部,很容易在井下产生火花,当地一些煤矿都会发放口罩了,另外。

  5元钱一个,下班之后就直接带回家了,但“口罩的孔太稀(松)了,执法监督人员还发现,用一次后,此外”2018年01月下旬,风井口居然有人使用电焊,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说“形势不容乐观”,调度电话缺少监管,就被煤矿老板炒了鱿鱼,湖南煤监局执法监督人员昨日现场宣布了三点处理意见,有些染病的工人为了不丢掉饭碗,停止一切井下作业;要求衡阳煤监部门对这个矿进行立案查处;当地公安机关对群力煤矿的炸药全部清理入库,但被婉拒了,湖南煤监局目前正在开展煤矿隐患排查百日攻坚大行动,李廷贵等7人自行前往贵州省疾控中心进行职业病诊断时,将在耒阳连续多天开展安全检查,一个多月后的01月02日

历史推荐阅读